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 > 地方组织 > 理论探讨

贾西津:慈善不能停留于“讲故事要钱”初级阶段

来源:中国纳税人协会2017年09月18日

来源:财新网 记者 周东旭

    背景:近日,与自闭症等精神智障者有关的“一元购画”公益活动刷爆了朋友圈,微信用户可以以一元钱的价格购买画作。活动甚至出乎发起者的意料,半天筹集1500万元、超过580万人次参与。不过,争议也随之而来。

    募 捐平台腾讯公益表示,“用艺术点亮生命”是由上海艺途公益基金会(WABC)在腾讯公益平台上发起,由具有公募资质的深圳市爱佑未来慈善基金会负责善款接收。用户捐赠的善款不会进入腾讯公益,将直接存入接收善款的公募机构账户。善款使用情况将在腾讯公益平台上进行定期公示,接受所有公众的监督和询问。

    也有捐赠者追问,这些钱到底用在何处,是直接用于画作作者,还是自闭症等精神智障群体,抑或是其他用途。根据项目发起者WABC的解释,此次筹得的款项都将用于WABC各城市艺术中心的艺术疗愈课程以及社会融合活动的开展,我们向“小朋友”提供的课程和活动都是免费的。WABC无障碍艺途是专注特殊人群艺术疗愈的项目。捐款主要是用于艺术疗愈项目,而不是用于让这个特殊人群脱贫。他们并不是都来自贫困家庭,他们需要的是社会接纳。

    事实上,不少捐赠者在捐赠之时,并不是十分清晰捐赠的去向和用途,甚至有些人以为就是直接用于画作作者。所以,双方在认识上存在一定“偏差”,而这也是随之出现争议的重要原因之一。

 

【意见领袖观点】

 

慈    善研究学者、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贾西津表示,与慈善活动相关的类似争议近年并不鲜见。很多争议发生前,捐赠者首先看到的是“故事”,进而被打动,要给“主人公”捐款,但是,对通过哪种途径捐款,最终捐款如何使用等相关事宜几乎没有考量,也没有仔细追问。

 

    这就很容易导致事后随着更多信息披露或被注意到,捐赠者发现自己最初的想法和最终的公益结果并不一致。在贾西津看来,这体现出当前中国捐赠文化的一个特点,“非常单纯”。   

 

    在这样的捐赠环境下,贾西津认为,项目发起者,尤其是一些专业慈善机构,越应该做到规范化,把更多的、重要的信息提前公示,并且在醒目的位置公示,以免引起不必要的争议,这是保证慈善公信力的必要之举,也是自我保护的内在要求。

 

    “如果捐赠文化较为成熟,类似事件不应出现,因为项目发起者不明确给出基本信息,捐赠者是不会捐赠的。只有给出详尽的信息以及方案,人们才可能捐赠。”贾西津说,考虑到特殊的背景,从保护自己与培育慈善氛围上考虑,发起者应该更有意识在更醒目之处标识出关键信息。

 

    根据慈善法的要求,开展公开募捐,应当制定募捐方案,包括募捐目的、起止时间和地域、活动负责人姓名和办公地址、接受捐赠方式、银行账户、受益人、募得款物用途、募捐成本、剩余财产的处理等。同时,开展公开募捐,应当在募捐活动现场或者募捐活动载体的显著位置,公布募捐组织名称、公开募捐资格证书、募捐方案、联系方式、募捐信息查询方法等。

 

    贾西津介绍,起初,慈善组织并没有太多这方面的意识,甚至有些组织连主动介绍相关信息的意识都没有,主要停留在“讲故事,把钱要来”的初级阶段,随着慈善法公布实施,开始逐步意识到要交代哪些信息,明示哪些事项, “这是一种消极的责任,尽到就可以,至于捐赠者有没有看到,就是捐赠者的事情。”在贾西津看来,慈善组织不应止于尽到法律责任,还应进一步,更自觉地承担信息公开责任,这恰恰也是一种自我保护的做法。

 

    贾西津认为,当前的慈善募捐主要还是侧重“讲故事”阶段,从“讲故事”到募捐的规范化,还有一个过程。“首先是能不能募到钱,多快。如果可以考虑更长远些,包括自身的声誉和公信力,甚至更长远的行业发展,可能信息设置就会不同了。”

 

    贾西津分析,有时信息公开与募捐直接效果可能是有“冲突”的,捐赠者看到一个特别打动人的故事,更有利于募捐,如果在醒目位置就交代清楚需要哪些成本,会通过哪些组织实施等信息,捐赠者反而会有顾虑。“但是,从制度本身的良性发展看,虽然信息的充分完善可能会一定程度影响募捐效果,但更可靠,也会更可持久,这确实需要平衡。

 

    另一方面,根据媒体公开报道,项目发起方之一的上海艺途公益基金会表示,“说实话我们还没见过千万级别的预算。”虽然筹款成功得出乎意料,没能提前准备善款用途的具体预算,但该基金也表示:“目前正在做,我们认为自己是有这个消化能力的,也将会在这笔善款的用途规划确定后向公众公布。”其中,可能会有一部分是用来支持建设一个原生艺术中心,“这个艺术中心可以理解为是一个具有公益性质的美术馆”。

 

    缺乏细致的实施方案,也成为公众质疑的焦点问题之一。贾西津说,对于一个专业组织,这是一个比较常规性的应对预案,每个项目都可能出现大量捐赠,即使100个项目中只出现了一次大量捐赠,那么,在所有项目发起之时,也都应考量到,信息要提前交代清晰,方案能够第一时间拿出来。“虽然类似事情发生的几率只有百分之一,但是,百分之百的预案都应该考虑到”,这是起码的要求。

 

    贾西津介绍,慈善法规也要求了募款要有方案,对于非特定项目的募捐,比如,捐赠给某基金会,在基金会宗旨下合法取用,至于是哪些具体项目,未必清楚,捐赠者愿意捐,就承认了发起者选择项目的权利;也有特定项目的捐赠,如果承诺了某个具体项目,方案就要交代,而且该款项不能用于其他事项。所以,捐赠范畴很重要,在范畴之内慈善组织有自主权,如果没有提示清晰,就可能出现偏差。


 

【返回】